(又来倾倒垃圾了,works/23296636

雪地上很冷,倒置躺了下来,细碎的冰粒承受了他的体重互相推搡着散开,厚厚的积雪将他接纳,伪造出一种柔软的错觉。他闭上了眼睛,想起自己曾经在相似的柔软质感里入睡。

当时他还是叫另一个可笑的名字,就像他给人留下的印象,毫不起眼,随处可见。艰苦的生活在他年少的脸上留下沧桑的印记,粗砺的外表使得每次涉及他年龄的话题总是引起人们的哄笑。开始的时候他心里还觉得委屈,但随着次数增多也就逐渐麻木了,他天真地以为命运对人的玩弄是有限度的,直到某天他接受了一个远远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任务。他清晰地记得命运是如何向他展开这个残酷的玩笑,那天夜里赵府的管家将他领至室内,...

©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