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来整①点清纯妹妹

(所以儿子来了两次,第二次就看见来追债的(黑舍会好奇怪追债也没什么狠话就扇人耳光,难道不是想趁机摸摸danny的脸

Nite Nite, Sleep Tight

他并没有期待老旧的沙发能带来舒适的睡眠体验,但也小看了它折磨人的能力。变形的海绵垫和松脱的弹簧无法很好地支撑他的腰椎,双人座的长度也不容许他任意伸展四肢。他不停地调整姿势试图适应有限的空间,却还是无法入睡。

也许不是沙发的原因,拉尔夫想,也许是我。他本不必来这里受罪的,无论是失眠还是改变信仰。自从“降灵”报告会后,他承受了太多压力,四周的人开始不约而同地推着他往怪异的方向走,他尝试着去理解,始终无法像他们那样轻易地接受超自然力量的存在。假若恶魔确实存在,是否人死后亦会化作鬼魂;假若鬼魂存在,死去的儿子是否早已以这种形式回到他们身边。

想起戴瑞克让他感到喉咙发紧,但这里并没有足够的私人空间可...

(又来倾倒垃圾了,works/23296636

雪地上很冷,倒置躺了下来,细碎的冰粒承受了他的体重互相推搡着散开,厚厚的积雪将他接纳,伪造出一种柔软的错觉。他闭上了眼睛,想起自己曾经在相似的柔软质感里入睡。

当时他还是叫另一个可笑的名字,就像他给人留下的印象,毫不起眼,随处可见。艰苦的生活在他年少的脸上留下沧桑的印记,粗砺的外表使得每次涉及他年龄的话题总是引起人们的哄笑。开始的时候他心里还觉得委屈,但随着次数增多也就逐渐麻木了,他天真地以为命运对人的玩弄是有限度的,直到某天他接受了一个远远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任务。他清晰地记得命运是如何向他展开这个残酷的玩笑,那天夜里赵府的管家将他领至室内,...

1/14

©
Powered by LOFTER